返回
水果动态

 举报 苹果市场回顾与展望:漫天红霞挂满树 今时苹果落不停

2019-12-17 15:03141

我国苹果种植面积仍在不断增加,产区开始由山东迁往陕西。近年来陕西种植面积不断增加,总产量已经超过了山东,但是我们可以发现陕西的平均单产要大幅低于山东,这是因为苹果在种植后需要4-5 年才能进入盛产期,所以目前陕西的种植面积虽然增加,但整体产量水平依然较低,而山东的种植面积有所下滑,但产量仍在增长。近年来我国苹果种植技术不断更新,陕西新种植苹果开始采用矮砧密植技术,新技术下苹果栽种后可以第二年结果,标准化管理,大量节约人力,亩产可以达到3 吨左右,将是未来企业化种植的统一方向。矮砧密植技术已经在欧美国家普遍使用,苹果单产要大幅高于国内,目前世界平均单产为15.87 吨/公顷,国内单产仅略高于这一水平,为17.54 吨/公顷,仅列全球第27 位。未来中国引进新的栽培技术之后,国内苹果的产量还有大幅的上升空间。今年清明时节国内苹果部分产区发生了霜冻,但对整体苹果产量影响有限,今年苹果产量有望回复到2017年且微略增多的水平。



2019年国内苹果价格基本上分为两个阶段,这两个阶段不同的走势是由于2018年和2019年产量出现大幅变化所造成的结果。2018年国内苹果产量大幅下滑后,使得当年冷库的库存苹果数量急剧下滑,进而影响到整个2019年上半年的苹果供应,使得国内现货苹果价格从5月起开始不断上扬,一直上涨至8月为止。今年在天气没有发生较大问题的情况下,苹果产量出现了较大的恢复,基本接近2017年的水平。9月起国内苹果新果已经开始不断陆续上市,这使得现货市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,苹果现货价格呈现出一路下滑的格局,至11月份苹果批发价格已经恢复到往年正常的水平。



由于2019年国内苹果产量基本接近2017年的程度,因此2020年国内苹果价格的走势也应该和2017年类似。目前影响国内苹果价格的主要因素仍在苹果当年的产量之上,影响苹果产量的因素诸多,但最主要的仍是天气灾害,这其中危害最大的也就是倒春寒,而像2018年所遭遇的极端寒潮情况较为罕见。在2020年苹果种植天气不发生极端灾害的情况下,苹果产量有望继续增加,很有可能达到或超过2017年的产量,这将促使苹果价格在明年9月后继续下跌,苹果的平均价格区间将再度下移。2020年对投机交易者而言,仍要密切关注相关的天气状况,在没有较大自然灾害的情况下,很难出现较好的交易机会。对于产业客户而言,由于今年产量的大幅提升,盘面上很难给出较高的价格,如果对入库苹果提前做好筛选工作,那么盘面会适时给出套保入场的机会,还需要细心把握。



第一部分长期走势和2019年行情总结



1.1现货市场长期与当年度走势分析



第一阶段:2019年1月-4月:震荡上行



苹果的供需较为平衡,现货价格波动平缓。2018年主产区遭遇大幅减产,产量以及库存量相比往年大幅下降,供应呈现缩减,但是由于2018年产区收购价提升以及柑橘类水果丰产等的影响,苹果消费端相比往年也出现了大幅下滑,收购价的提高以及替代水果的影响平滑了苹果的供需矛盾,该段时间供需推进较为平稳。但18年苹果减产的影响依然存在,加上冬季水果供应的减少,气温回暖之前,市场上价格仍呈现出震荡上行的走势。



第二阶段:2019年4月-6月:上涨



水果整体供需偏紧加剧了苹果供需偏紧格局,现货价格大幅上涨。该段时间由于时令水果较少,再加上储存类水果苹果、梨都面临较大幅度的减产,整体水果市场面临供应紧张的情况,而作为此时供应主要大类苹果减产对于市场的影响凸显,水果需求平稳略减的情况下,苹果现货价格不断上涨。



第三阶段:2019年6月-9月:震荡下跌



时令水果西瓜大面积上市,水果整体的供应紧张局面大幅缓解,苹果的消费下降速度远远大于供应下降速度,现货价格呈现震荡下行走势。该段时间时令水果的种类以及数量开始增多,水果整体的供应也由前期的偏紧向宽松局面转变,同时时令水果西瓜等的价格大幅低于苹果的价格,苹果的成交逐步转淡,价格也开始出现回落。



第四阶段:2019年9月-10月:下跌



新季苹果开始逐步上市,本年度由于天气并没有出现较大问题,使得苹果产量在今年出现了较大的恢复。苹果产量的提升使得现货市场价格不断下移,同时10月前富士苹果上市较少,冷库采购及备货尚未大量开始,下游贸易商仍处于观望为主,市场对未来供货增加的预期使得苹果价格不断下滑。虽然10月西部晚熟红富士因连续降雨造成了上市的延误,但整体产量的上升仍使得价格承受了较大的压力。



第五阶段:2019年10月-12月:震荡



进入11月中旬,各地冷库收货基本结束,好货交易大多进入尾声。地面余货较多的地区都在积极降价销售,短期内苹果价格仍难出现较大的反弹。虽然进入11月后应季水果供应量有所减少,但秋季柑橘等水果大量上市,苹果价格短期内仍难出现翻转。另一方面,由于春节的临近,12月水果需求也会有所上涨,这会支撑苹果价格难以出现较大的下跌,预期在1月之前国内苹果价格都将维持震荡调整的节奏。



1.2 期货市场长期与当年度走势分析



第一阶段:2019年1月-4月:10500-12000震荡上行



作为1905合约而言,苹果价格在1-4月期间持续上涨,这是因为在10月合约之前仍采用旧的交割规则。同时由于2018年清明出现了极其严重的寒潮,这导致了苹果出现大面积的减产。2018的苹果通常会在2019年4月从冷库中陆续流出市场,由于苹果的减产使得2019年冷库中的存货数量较低,在市场预期一致的情况下,1905合约不断上扬,这主要是由于供给端严重短缺所导致的。



第二阶段:2019年4月-6月:7500-10000 上涨



2018年12 月郑商所调整了苹果交割规则,新规则将首先应用于苹果1910 合约之上。虽然今年苹果并没有出现较大的自然灾害,但是4-6月期间,由于现货水果供应的紧张,使得期货盘面价格也遭到资金的大幅拉涨。对1910合约而言,本阶段的上遭主要是受到了市场情绪和资金的影响,本身并没有考虑到交割月份应该出现的价格,这段时间盘面价格的上涨与基本面背离,主要是受当时现货价格上涨所引起的投机行为。



第三阶段:2019年6月-9月:10000-9000 震荡下行



进入6月后,随着现货市场价格的缓解,苹果期货盘面价格的上涨也应声而止。随着产区苹果逐渐的成熟,对本年度苹果丰产的预期使得盘面价格出现不断下滑。整体市场由于缺少新的消息面的刺激,盘面走势也相应的较为平稳,并没有出现较大的下涨和下跌,整体维持震荡下行的走势。



第四阶段:2019年9月-10月:9000-7500-9700 V形翻转



进入9月后产区苹果开始大量上市,现货价格的快速下行推动了苹果盘面主力合约1910的大幅下滑,盘面价格从9月面开始快速下落,3周的时间从9000元/吨最低下滑至7447元/吨的位置。但是西部产区在9月出现了连续的降雨,从而使得晚熟富士的上市时间有所推延,这造成了苹果盘面近远合约的走势出现了不同,由于缺乏人力的筛捡,使得10月交割合约上难以生成足够可以交割的仓单,这推动了苹果2010合约在交割月的大幅上行,从9月26日开始至到期日,1910合约从7500元/吨上涨至9700元/吨。



第五阶段:2019年10月-12月:震荡



进入11月之后,苹果主力合约也调整至2001合约,由于大量的上市苹果使现货价格始终处于低位,苹果盘面价格也一直维持弱势的震荡。另一方面由于进入冬季,新鲜时令水果种类有所减少,从而使得苹果价格较为坚挺,加上春节前的消费需求上升,苹果盘面价格也得到一定的支撑。目前国内苹果交割品仍需人力手动筛捡,这使得苹果期货仓单的注册成本较高,从而使得临近交割月份的合约价格容易出现较大上涨。在当前环境下,如果苹果供给端没有发生较大的变化,盘面价格仍难出现较大的突破,预计春节前苹果都将维持震荡调整的节奏。



第二部分苹果生产供应及进出口情况



2.1 苹果生产情况分析


我国苹果种植面积仍在不断增加,产区开始由山东迁往陕西。近年来陕西种植面积不断增加,总产量已经超过了山东,但是我们可以发现陕西的平均单产要大幅低于山东,这是因为苹果在种植后需要4-5 年才能进入盛产期,所以目前陕西的种植面积虽然增加,但整体产量水平依然较低,而山东的种植面积有所下滑,但产量仍在增长。近年来我国苹果种植技术不断更新,陕西新种植苹果开始采用矮砧密植技术,新技术下苹果栽种后可以第二年结果,标准化管理,大量节约人力,亩产可以达到3 吨左右,将是未来企业化种植的统一方向。矮砧密植技术已经在欧美国家普遍使用,苹果单产要大幅高于国内,目前世界平均单产为15.87 吨/公顷,国内单产仅略高于这一水平,为17.54 吨/公顷,仅列全球第27 位。未来中国引进新的栽培技术之后,国内苹果的产量还有大幅的上升空间。今年清明时节国内苹果部分产区发生了霜冻,但对整体苹果产量影响有限,今年苹果产量有望回复到2017年且微略增多的水平。



2.1.1 苹果主产区分布



我国苹果主产区集中在黄土高原和渤海湾两大区域,国家统计局2017年的数据显示,陕西、山东、河南、山西、甘肃5个省的苹果产量在我国苹果总产量中占比为77.87%,具体的占比分别为26%、23%、11%、11%、8%。具体到主产市来看,陕西苹果的主产市为咸阳、延安、渭南,占比分别为40%、25%、20%;山东苹果的主产市为烟台、威海、临沂、淄博,占比分别为49%、9%、6%、5%;河南苹果的主产市为三门峡、商丘、洛阳,占比分别为40%、20%、10%;陕西苹果的主产市为运城、临汾,占比分别为77%、15%;甘肃苹果的主产市为平凉、天水、庆阳,占比分别为35%、30%、19%,苹果主产市集中于以上15个市,15个市的天气变动是我们关注的重点。







2.1.2 苹果生长期关注点



我国苹果乔化栽培面积占到80-90%以上,乔化栽培苹果一般第5年开始挂果,盛果期在7-8年以后,我国乔化栽培苹果一般经济寿命在30年左右。我国苹果从开始挂果起进入了季产年销的周期循环,期间主要经历开花、坐果、套袋、果实膨大、成熟等时期,不同时期对于天气的要求存在一定的差异。业内专家表示,苹果树生长喜欢凉爽温和气候,光照充足、生长季节昼夜温差大、降雨量不要太大,温度适宜,最高温度不要超过35度、最低温度不要低于-23度。



苹果开花期因各地气候不同而有很大差异,一般集中在4-5月份,有的低温地区可能推迟到5月中旬。花期持续时间与温度密切相关,天气晴朗,温度适宜,一般一周左右,阴雨天气,温度较低可持续2-3周。开花期主要的自然灾害有低温霜冻、阴雨等。



苹果坐果期主要关注授粉情况,授粉不良,坐果率低也会影响产量。苹果是异花授粉的果树,除少数品种能自花授粉结实以外,绝大多数品种都不能自花结实,因此果园需要配置授粉树,通过养蜂或人工完成授粉。



苹果套袋后至采收主要自然灾害有冰雹、大风、干旱、高温以及采前多雨等。除此之外还需要关注影响果园产量、质量的早期落叶病、红蜘蛛等病虫害问题。



2.2 苹果进出口情况分析


我国苹果进出口量相对于苹果的产销量占比较小,因此进出口量对于苹果整体市场的影响较为有限。据联合国贸易统计数据显示,我国苹果进口量由1993年的1048.76吨增长到2016年的6.71万吨,进口金额由132.86万美元增长到1.23亿美元。23年间,我国苹果的进口量增长了63.98倍,进口额增长了92.74倍。




我国苹果进出口量相对于苹果的产销量占比较小,因此进出口量对于苹果整体市场的影响较为有限。近几年的数据来看,苹果年度进口量在苹果年产量的占比维持在0.16%左右,苹果年度出口量在苹果年表观消费量的占比维持在2%-3%区间,进出口对比来看,出口的影响要远大于进口。



2.2.1苹果进口情况



由于2018年国内苹果减产较为严重,使得我国苹果今年进口量大幅增长,增幅主要来自于新西兰。海关总署数据显示,2019年1-9月我国苹果的累计进口量为11.69万吨,同比增长120%。2019我国苹果进口来源国主要集中在新西兰、美国、智利三个国家,1-9月进口量分别达到5.26万吨、8831吨和3.90万吨。进入9月后,随着国内当季苹果的上市,国内苹果进口量出现了大幅下滑,9月进口量仅3766吨,低于6-8月平均进口量2.3万吨的水平。这说明在国内苹果产量保持在正常水平的情况下,国内进口苹果的需求仍然较低,国内苹果消费量仍以国产为主。




2.2.2苹果出口情况



2018年苹果减产的情况对我国苹果出口也造成了较大影响,上半年我国苹果出口一直处于不断下滑的状态,直至7月后才开始有所上扬。海关总署数据显示,2019年1-9月我国苹果累计出口量为50.95万吨,同比下降37.71%。我国苹果出口国主要分布在孟加拉国、印度尼西亚、菲律宾、尼泊尔、越南、哈萨克斯坦、泰国等国家。由于今年苹果产量有较大的恢复,9月出口量已经接近2017年的水平,预期4季度苹果出口量将出现明显的上升。




第三部分苹果加工及消费需求情况



3.1 苹果消费的特点


我国苹果消费以鲜食消费为主,近几年消费增速有所放缓。近十年苹果消费数据来看,鲜食消费的占比呈现稳步增长的态势,加工消费的占比呈现小幅下滑。2018/19年度我国苹果食用消费占比为90.06%,加工消费占比为9.94%。2018年苹果主产区遭遇严重霜冻灾害,使得全国苹果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减产,大幅减产的背景下,苹果价格出现了大幅上涨,由于苹果并非必需品,需求弹性较大,价格大幅上涨引发了需求的大幅下滑,USDA预估2018/19年度我国苹果的鲜食消费量为2719.5万吨,同比下降23.12%。目前情况看,2019/20年度产量恢复的预期较大,预期2019/20年度我国苹果消费也会跟随产量恢复,不过考虑到价格仍然会受2018/19年度的影响,恢复程度可能会相对较慢,预期整体消费量仍会低于2018/19年度。




3.2 其他水果对苹果消费的影响


由于苹果非必需品的特点,对其消费的判断除了考虑自身的消费因素之外,还需要考虑整体水果市场以及其他水果对其消费的影响。整体水果市场阶段性供需情况也会影响苹果消费,主要是考虑阶段性时令水果与储存类水果的供需情况,今年上半年4-5月份由于时令水果偏少,同时储存类水果苹果等又出现了大面积减产,导致整体水果市场供应偏紧,对高价苹果的消费起到了促进作用,整体水果市场宽松还是偏紧对苹果的消费有重大影响。其次就是水果大类的影响,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我国水果产量中西瓜的产量最高,其次是苹果、柑橘类、梨、甜瓜、桃、葡萄、香蕉等,其中西瓜、苹果、柑橘类占我国水果产量的57%,那么西瓜、柑橘类、梨等水果对于苹果消费的影响也非常大,不过由于西瓜集中上市时间为夏季,因此西瓜主要对苹果销售尾期影响较大,而柑橘类和梨上市时间与苹果接近,柑橘类和梨对苹果消费影响较大。下半年柑橘类和梨的供需情况对于苹果的消费影响较大,由于今年全国区域内天气表现良好,秋季柑橘类水果的上市使得苹果现货价格仍然承受了较大的压力,11月份现货苹果价格始终处于较低的水平。




第四部分供需平衡表预测及解读



2019/20年度我国苹果产量和消费都有所恢复,不过整体仍低于2017/18年度。2018/19年度苹果市场落下帷幕,减产为年度关键词,USDA预估2018/19年度我国苹果产量为3100万吨,同比下降25%,减产引发的连锁反应,就是消费也出现了大幅下滑,USDA预估2018/19年度我国苹果食用消费量为2719.5万吨,同比下降23%。2019/20年度带着上一年度的余热开启了自己的新征程,对于产量这一块,参考各个机构的套袋调研数据来看,2019/20年度产量恢复基本确定,根据市场调研判断本年度产量低于2017年约3%,因此预估2019/20年度产量为4000万吨;对于加工消费这一块,采用近5年剔除2018/19年度的较低值400万吨;对于食用消费这一块,由于产量的大幅恢复,预期消费也会出现增长。不过考虑到2019/20年度的苹果产量仍然要低于2017/18年度,因此消费量仍然较以往有所不及,预期2019/20年度食用消费量为3430万吨。



对于2020/21年度而言,由于目前我国苹果种植面积仍在不断增加,新的种植技术也在不断推广。国内苹果单产目前仅为17.54 吨/公顷,位列全球第27 位。未来中国引进新的栽培技术之后,国内苹果的产量还有大幅的上升空间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预计2020/21年度国内苹果产量将继续增长约100万吨,消费和出口也将同步增加。未来国内苹果随着产量的增加将进入供大于求的阶段,苹果价格在天气状况不发生较大问题的情况下将会不断震荡下行。




第五部分技术分析与展望




5.1 技术分析品种走势与判断后市


今年苹果盘面价格实际走势与现货走势基本保持一致,但进入交割月份的合约通常因为交割问题,价格与现货价格出现了背离。这一情况在今年的1910合约上体现的最为清晰,由于西部产区晚熟富士收获较晚,大量劳动力都忙于此后的苹果收获,使得10月合约交割流程上缺少进行筛选的工人,而符合交割的商品果送入交割库后还要进行二次筛选,从而在时间上使空头难以生成足够的仓单,同时交割成本有较大的增加。



因此在苹果的长期走势来看,我们可以根据技术分析来进行主力合约的走势判断,但对交割合约仍要根据当时的具体交割状况来进行分析。目前来看,苹果短期内仍呈现出震荡上行的趋势,向上价格压力位在8900元/吨左右,由于今年苹果产量的大幅回复,使得未来苹果价格很难出现较大的上涨。春节过后苹果价格仍面临向下回调的可能,对投机交易者而言,由于苹果仍难走出大的趋势性行情,盘面上难以给出较好的交易机会。产业客户则需耐心等待,如果未来苹果价格有所上扬,可以根据自己能够生成的仓单成本择机卖出套保。



对于金融机构而言,苹果期货上市已有一年的时间,相关交割规则已经较为成熟。金融机构进行苹果期货的盘面交易,可以考虑多种交易方式:现货套保、月间套保、场外期权、期货+保险等等。对于拥有现货子公司的金融机构而言,可以考虑在苹果盘面价格较高的情况下,在盘面卖出套保,锁定现货利润,对于产业内的客户而言每年有较多的机会可以参与;月间套保则要视实际盘面价格走势来进行,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可以有效降低苹果盘面的交易风险,规避过高的盘间波动;场外期权则给出更多的交易策略,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卖出场外期权相对而言存在更多的交易机会,产业客户往往有更多的风险规避需求,但同时流动资金也较为短缺,场外期权相对而言是一种更佳的风险保障方案;期货+保险的模式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场外期权设计,但是其面向的更多是广大的种植农户,覆盖的用户范围更为广泛,对于保险类公司而言是较好的一种介入手段,且容易在各类农产品中进行相关模式的复制。



5.2 价格季节性分析


苹果作为农产品而言,农作物特有的生长周期使其具备显著性的季节性的变化,而季节性变化是商品价格的特性之一,在供应淡季或者需求旺季使得价格上涨的概率较大,而在供应过剩或者需求淡季时价格呈现下跌的趋势。苹果作为市场消费的非必需品,其受到其他种类水果的相关性以及不同上市期的影响也颇为重要,此外,水果之间的价格存在季节性的规律,相同之处是均受到节假日的影响颇为显著,不同之处是在各类水果品种的生长情况不同,进而导致上市集中期的不同,从而影响水果之间的价格走势。




根据数据统计得出,全国富士苹果批发平均价上涨幅度最大的月份是在2月,5月份、6月份、7月份及8月份上涨的概率均超过50%,而一年当中下跌幅度概率最大的月份为3月,其次是10月、11月和12月。



从苹果自身的生长情况来,10-1月,为苹果收获期,供应大量增加,该阶段的苹果批发价格处于一年的偏低水平,这就导致其价格下跌的概率偏大;12-2月,中国农历春节一般处于1月份和2月份之间,叠加元旦节假日影响,对于苹果的需求有明显的提高,批发价随之上涨;3-4月,机械库集中出库价格下降,此外,春节后对苹果的需求有所减弱,使得3月苹果批发价格继续延续前期的跌势,但跌幅相对上市期偏小;5月之后,不论冷库还是机库苹果将处于去库存状态,前期的供应压力将减小,价格再度走高,6-8月全国产区新苹果还未采摘上市,而上一年的苹果进入库存尾期,价格随即反弹,价格达到季节性波动的最高点,因此在该阶段晚熟富士苹果的批发价格上涨的概率偏大,并且维持60%以上的概率。



5.3 价格波动率分析


苹果作为期货而言是一个较新的上市品种,自2017年12月上市以来仅有两年的时间,苹果期货的参与度较成熟品种仍有一定的差距。由于今年苹果产量的大幅提升,近一年来苹果价格出现了较大下滑,至11月底苹果价格下跌28.65%,波动率为21.34%,振幅达到40.56%,日均沉淀资金达到17.58亿。




与指数相比,我们可以发现苹果主力合约拥有更高的波动率和振幅,近1年来的波动率达到49.8%,振幅高达41.97%。这说明主力合约参与度要远高于其他合约,同时苹果价格的涨幅仍受资金面影响较深,凡是体量较大较成熟的品种其年化波动率都会偏小。苹果期货波动率的偏高是产业客户参与度偏低所造成的结果,盘面交易仍以投机性为主,这容易使得盘面价格暴涨暴跌。对于投机性交易而言苹果品种存在较高的风险,容易造成较大不可控的损失;相反对于参与套保的产业客户而言,较高的波动率和振幅往往可以给出较好的套保机会,主力合约目前的资金规模也能给出一定的流动性。



第六部分总结全文和2020年度操作建议



2019年国内苹果价格基本上分为两个阶段,这两个阶段不同的走势是由于2018年和2019年产量出现大幅变化所造成的结果。2018年国内苹果产量大幅下滑后,使得当年冷库的库存苹果数量急剧下滑,进而影响到整个2019年上半年的苹果供应,使得国内现货苹果价格从5月起开始不断上扬,一直上涨至8月为止。今年在天气没有发生较大问题的情况下,苹果产量出现了较大的恢复,基本接近2017年的水平。9月起国内苹果新果已经开始不断陆续上市,这使得现货市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,苹果现货价格呈现出一路下滑的格局,至11月份苹果批发价格已经恢复到往年正常的水平。



由于2019年国内苹果产量基本接近2017年的程度,因此2020年国内苹果价格的走势也应该和2017年类似。目前影响国内苹果价格的主要因素仍在苹果当年的产量之上,影响苹果产量的因素诸多,但最主要的仍是天气灾害,这其中危害最大的也就是倒春寒,而像2018年所遭遇的极端寒潮情况较为罕见。在2020年苹果种植天气不发生极端灾害的情况下,苹果产量有望继续增加,很有可能达到或超过2017年的产量,这将促使苹果价格在明年9月后继续下跌,苹果的平均价格区间将再度下移。2020年对投机交易者而言,仍要密切关注相关的天气状况,在没有较大自然灾害的情况下,很难出现较好的交易机会。对于产业客户而言,由于今年产量的大幅提升,盘面上很难给出较高的价格,如果对入库苹果提前做好筛选工作,那么盘面会适时给出套保入场的机会,还需要细心把握。

打赏
  • 0人打赏
    举报
关闭
同类水果资讯